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木偶皮影网首页 - 中国木偶 - 专题报道
信息提示:发布时间:2015-10-15  被阅览数:822次  来源:pymo
郭汉城老人盛赞平阳木偶艺术
       

2014年金秋十月,浙江平阳提线木偶表演艺术家黄孝德老师高高兴兴地走进国家图书馆,此行,他是应邀到国家图书馆参加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为纪念纪念梅兰芳、周信芳两位中国京剧艺术大师120周年诞辰而举办的“走近大师,致敬经典”系列讲座。

讲座立足中国京剧艺术的当代发展,邀请两位艺术大师的亲传弟子和各艺术门类的优秀表演艺术家和学者,以系列公益讲座的方式,表达对一代宗师的深情缅怀和诚挚纪念。各位主讲人从不同的角度探讨梳理中国京剧的百年流变和世纪影响,进而多方面呈现两位大师的艺术造诣、美学风范和道德人格。在开放互动的艺术空间中,向听众普及宣传中国民族艺术,感受两位大师的艺术坚持和艺术创新精神,感受蕴含在绵长深厚的中国京剧艺术中的民族精神,激发传统艺术向现代演进的当代活力,弘扬积极向上的民族与时代精神。以此,让更多的公众走近艺术大师,感受京剧艺术魅力,享受艺术创造,提升艺术修养和审美品格。

在为期九讲的讲座之中,有一讲是为京剧与话剧及民族艺术发展,主讲人之一就是黄孝德老师。黄老师出身木偶世家,现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浙江平阳提线木偶戏传承人,在现场,他在讲解京剧艺术和木偶艺术互为滋养借鉴发展的同时,还以提线木偶为首都观众表演麒派名剧《徐策跑城》。

《徐策跑城》是周信芳先生所创造的麒派代表剧目,周信芳先生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继承并创造性地发展了京剧老生的表演技艺。他成功地继承前辈艺术家创造的基础上,吸取话剧等其他民族艺术的创作元素,在《徐策跑城》中将人物的内在体验与外在程式技巧高度融合,以极具节奏感的麒派老生唱腔、念白和肢体语言,揭示出富有张力的人物性格与心理过程。

作为经典剧目,周信芳先生的《徐策跑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脍炙人口,可是有谁见过木偶表演的《徐策跑城》?所以,当黄老师提着他的人物出现在观众面前时,大家都很是好奇,只见是约两尺高的容貌衣着和真人完全一样、可以说是微缩版的徐策。然而,当京剧的板胡响起,仿佛是一股仙气灌注于木偶之中!在空灵之中,举手,投足、喘气、奔跑,“跑城”中徐策穿着厚底靴跑圆场的各种步法、身段,融入磋步、跪步、飞跪、跌坐等一系列繁难的程式技巧,都在黄老师30多根丝线的操纵下,浓烈的麒派表演风格展现出了人物复杂的情感状态,活活就是老徐策!

国家图书馆学津堂沸腾了,现场的读者听众为之震撼,为之叫好!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麒派艺术的魅力,更感受到了作为民族艺术的木偶艺术的独特魅力——刻画人物的细腻、传神、惟妙惟肖,无所不能!而这之中,有着多少艺术家的执着、睿智、孜孜不倦、默默求索……

面对热情的听众,黄孝德老师的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之前,他有些担心,担心首都听众对平阳提线木偶的陌生,担心自己第一次做这样的讲座,怕讲不好。现在,他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感谢,他感动热心的首都听众,他更感谢平阳提线木偶艺术前辈,感谢周信芳艺术大师的创造为提线木偶提供了丰厚的艺术营养……

下午,我们一起去进行黄老师在北京的另一重要事项:去看望戏曲理论家郭汉城老人。

郭老已经九七高龄,他大半生从事戏曲理论研究,极为关注民族戏曲的当代发展,而作为浙江人,老人有着特别的骄傲,因为,作为中国百戏之祖的南戏,就发源于浙江温州,而浙江在中国近当代戏曲发展史中,又有着诸多的重要贡献,诸如越剧、小百花,更不要说剧作家、表演艺术家人才辈出了。也因此,老人对浙江戏剧特别关注。近年来,因年事已高,他很难出来看戏了,作为小剧种的木偶戏,他就更难得看到。因此,我就想请黄老师专门去给郭老演一演,把这想法和黄老师一说,黄老师欣然同意,他也很仰慕这位家乡前辈,很想有机会向他汇报平阳木偶戏……

下午三点,由北京京剧院洪业女士开车,我们一行浩浩荡荡来到了郭老家里。郭老早就在等候着我们了。尽管已是九秩高龄,但老人身板挺直,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只是听力欠佳,尤其是左耳,几乎失聪,全靠右耳还剩有的一点听力。老人兴致勃勃地看完《徐策跑城》,好像还有点意犹未尽。而有心的黄老师居然从他的行李箱里又取出了一个小木偶,哈,是孙悟空,他又给郭老表演了一段“闹天宫”,身穿红色马甲的孙猴子在黄老师的手里,上串下跳,机智、淘气、俏皮,猴气十足,引得老人笑声不断,真是让老人很开心!

老人拉黄老师坐在身边,他感谢黄老师专门为他表演,他说,听到黄老师的乡音,特别亲切。他称赞黄老师的表演特别精彩,他说,因为耳朵不好,他听不清配音听不见音乐,但是,黄老师的表演,让他感到了节奏,感到了锣鼓点,也因此,感受到了人物的情感。他指出,这就是中国戏曲的特点,也是中国戏曲的魅力!中国戏曲的表演,不同于其他民族,它就在锣鼓经里,动作、情感一定在锣鼓经里,这才好看。这就是中国戏曲的程式,老百姓要看的,就是这个,没有程式,不要程式,也就没有了戏曲。

老人关切地问起平阳木偶的历史,老人说,平阳木偶是很有名的,中国的木偶非常多,很多地方都有,你看我们南方,福建的木偶,浙江的木偶,北方像山西,也很多,也很古老。我在福建的时候看过他们的木偶表演“目连戏”,就是傀儡戏,都有剧本,演员会唱。过去没有录音,演员又要动作又要唱,技术要求是很高的,脑袋手都要配合的。木偶戏的演员很了不起啊。木偶的品种也很多,有你这样的提线的、还有杖头的、手套的(布袋木偶)。木偶戏在戏曲中是个老剧种,要是研究戏曲,傀儡戏是十分重要的,在戏曲发展中非常重要。中国的戏曲有众多的剧种,是百花齐放,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唱腔,老百姓爱看,电视也代替不了,感觉不一样。老百姓不但要看戏,还要看表演。

说起戏曲表演,老人很是感慨,他说,看惯了戏啊,别的艺术不过瘾。那一年我到南斯拉夫去,他们只有话剧,一看他那个话剧我就想我那个戏曲,我觉得戏曲好看啊,赶快回去看戏曲去。我到九十多还去剧场看戏,这几年去不了啦。我现在有时候就在电视里看戏曲。看惯了戏,再看别的就觉得不行。比如《秋江》,按照话剧的表演就没法办了,戏里的这个河,就靠演员的表演了,就是好看。别的艺术形式也有好的地方,但是表演上没有看戏曲过瘾,又有表演又有唱,我们的中国戏曲有好多老戏,看得就是表演,听唱。有的过去老看戏的,唱完这一句我就走了,我今天来看就听这一句,他唱完了我就走了。所以我们的老戏,传统戏,虽然历史很久远了,距离今天很长很长时间了,但是演起来还是有人看,人家就是要欣赏它的表演艺术。所以我们现在搞的新戏,一定要在艺术上下功夫,不光是剧本,剧本很重要,是基础,同时一定要有好的唱,过去这一段唱,你唱完了老百姓都唱,这是最好了,现在很少有这样情况了,所以我们新创的戏一下子赶不上,舞台艺术赶不上去。并不是我们的戏特别差,老戏也不是一下子出来就是这样子,是多少年慢慢打磨,是经过反反复复地加工、提高。我们现在的新戏竞争不过老剧目也是因此。我不相信我们的戏曲不好,现在大家家不爱看了,是我们没有搞好,我们要是艺术上赶上去了,你看老百姓看不看!

老人向黄孝德老师问起了平阳木偶剧团的创作演出情况,由此,谈到了文艺体制改革。老人指出,文艺的建设发展,需要有关政府和领导的重视,木偶艺术是民族艺术的重要组成,我们这种艺术不能丢!过去有一段时候,叫做自生自灭,那个时候,一下子下面砍了很多剧团。这种自生自灭,不符合社会主义中国的国情。要保护传统,保护民族艺术啊,我们老百姓生活是很苦,老百姓都很穷,但他们也有文化艺术的需求。有些人眼光很短,他把我会艺术当做一个包袱,我这个地区这个县有个剧团,我还要给他钱,还要管理他,干脆你死了我就没责任了,就这种思想。中国的戏好,中国的演员好,这是两个好。在他们身上一身绝艺,所谓的文化在哪?文化就在他身上啊!在戏曲表演中他就体现出来了!戏曲艺术表演和演出不光是吃饭的问题,他是民族艺术的体现和发展的问题。我们国家一个贪官多少亿,我们一个剧团小小的,可怜兮兮的,把那些贪污的赃款收回来,给我们发展艺术,一点点就行啦,习近平总书记要整治那些贪官,太好了。这样,我们的艺术就有希望了!

由此,老人对基层的文化工作人员表示了特别的敬佩。他说,我特别佩服这些人,在他们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精神,要坚持,要没有这么点坚持的精神,抵御不了困难。他对黄老师说,你们比我们的大剧院的演员待遇可不一样。在下面演一场戏钱也不多,农村穷乡僻壤的,你们去跑台口,戏箱道具搬来搬去,挺苦的。没有这个精神支持不下去,很辛苦但是收入不高,这就靠精神支持:我这个是我们祖国的文化,对自己要看的高一点,我现在吃苦也要坚持。很多剧团很苦很苦地坚持下来了,你说一个演员有老有少,有孩子,上不能顾老下不能顾小。天天在农村跑,跑台口,收入不高,这种精神不容易。能够坚持下来很不错,中国的戏曲为什么能够坚持发展到今天,就是靠这个,所以我特别佩服下面的演员,他们很苦,他们坚持,他们与老百姓坚持在一块的。现在总书记对文化艺术建设有新要求,中央也有新的精神和要求,可能对基层的文化建设,对基层的演员会好一点。

将近两个多小时的交谈中,老人毫无倦意。想着不能让老人过于兴奋而疲劳,我们起身告别,我们希望和老人合影,没有想到的是,老人不仅爽快地答应,而且使劲地直起身来:“谢谢你们来看我。我站着跟你们合影。”

告别了老人,但是,老人铿锵的话语犹如一股暖流,激荡在我们耳畔:

是的,这是我们祖国的文化,对自己要看的高一点!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户中心  ┆   合作伙伴  ┆   友情连接  ┆   LWMS2011-PC
  • CopyRights(C)2009-2013 中国木偶皮影网 
    备案序号:蜀ICP备08110499号  网站技术支持:成都帆倍科技有限公司
  • 找玩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