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木偶皮影网首页 - 中国木偶 - 专题报道
信息提示:发布时间:2015-10-9  被阅览数:798次  来源:pymo
勤雕不辍 奋勉创新
      

 

东海龙王三太子兴风作浪,祸害陈塘关百姓,残害儿童,一个失去孩子的妇人因悲伤过度而变得疯疯癫癫,她披头散发来到江边,对哪吒讲述自己的遭遇……629日,新编大型神话木偶剧《哪吒》在广东木偶剧院首演,美轮美奂的舞台灯光、精彩传神的木偶人物以及带有穿越色彩的剧情,引得在座的大小观众都兴致盎然。当妇人如泣如诉的唱腔响起时,演出厅一片安静,而我早已融入剧情,眼泪婆娑起来。

“这个妇人木偶做得太传神了”!我不由得对广东木偶艺术剧院书记叶世有感叹起来,“不只是这一个木偶,全剧所有的木偶看上去都活灵活现,一晃神还以为是真人在舞台表演呢,真没想到木偶制作师的技术这么高超。”叶世有对我的赞扬抱以谦虚的一笑,他自己就出身木偶世家,祖上叶文芳是广东赫赫有名的木偶雕刻师,制作木偶技艺传承到他已经是第五代了,“等你有空了我就给你讲讲我祖上的故事。”

于是,7月的某个下午,我造访了叶世有和他的父亲叶寿春老先生。刚从地铁走出来,就被广州夏天的火热罩住了,快速走上宝源路,茂盛的紫荆树形成天然绿荫,有微风拂来,心情舒缓了些,西关风情的街道让人恍惚步入旧时光,尤其是一脚跨进古朴的逢源大街牌坊时,这种感觉更加旺盛起来。广东木偶艺术剧院木偶制作部就藏身此处,青砖灰瓦的传统建筑、青条石铺就的小径,有意让来者慢下来,细细聆听那醉人的老故事、老传奇。

走进一栋二层建筑的西关小楼,就走进了木偶制作部的小院。日光透过顶棚斑驳而亲切,叶寿春正稳坐在一条长木凳上,左手握凿右手拿锤,一下一下雕刻着一个木偶,碎屑纷落脚下,木偶的眼睛逐渐显现,老先生的神情专注到让人神往。今年81岁的叶寿春老先生,1957年跟随太公叶文芳来到广州,进入剧院,至今已制作各式木偶超过5000个。日前,叶寿春老先生正在为剧院赶制一批传统手工艺制作的木偶,“剧院准备成立一个木偶博物馆,准备让我父亲制作一批传统角色的木偶,将来陈列到博物馆里面”,叶世有说道。尽管叶寿春老先生患有风湿,一下雨手关节就隐隐作痛,但是他勤雕不辍,把自己一生的热情都寄予了木偶。

叶寿春老家是广东廉江市青平区白银坡村,当地有演木偶剧的传统,尽管角色等各不同,但所用木偶大都为杖头木偶。据《湛江文化信息资源》网站资料,湛江木偶戏的起源要上溯到明万历年间,闽南商船到吴川沿海口岸经商,带来布袋木偶(又称指头木偶),吴川说唱艺人仿效其操作,组班演出,此为木偶戏传入之始;随后,指头木偶戏在各地普及。到明万历末期,木偶艺人巧妙地在木偶上安装身竹、手竹,同场人物插在演区木架上,操作方便、表演灵活,如此布袋木偶就演变成了小型杖头木偶。清朝初年,木偶艺人尝试把木偶改大,高度约50-60公分,改由两人操作,木偶始分脸谱行当,表演操作分角色,演员各有专长,并配以服饰、道具、布景、乐队伴奏等,木偶戏表演程式发展到了成熟期。

此时,木偶雕刻师的制作工艺也出现大幅度创新。清末时期,廉江人叶绍青,也就是叶寿春太公叶文芳的父亲,首创了木偶活眼、活口、活颈的技艺,“祖辈当上木偶师只是因为旧时村里穷,人人都喜欢看戏却又没多余的钱请戏班,所以逐渐盛行唱偶弄傀儡的单人‘戏班’。最早的木偶并非用木头来刻,而是以地瓜代替,非常粗糙简陋。后来才用上木头,不仅衍生出生、旦、净、丑等各种不同角色,更摸索出了让木偶动起来的窍门,头部、手臂、肘、腕、指和腰腿伸曲灵活自如,有的甚至还可让其眼、口张合生动逼真,在没有电视的那个年代里,木偶表演可谓是令人叹为观止,所到之处都是人声鼎沸。”叶寿春老先生回忆道,“祖辈做木偶是半农性质的,很有季节性,一般农忙时少做或不做,只是干农活,农闲时多做,甚至通宵达旦赶制木偶。我太公叶文芳出生于1892年,他小时候白天看牛做农活,晚上就聚精会神地在油灯下看父亲雕刻木偶,不自觉地就拿起小刀刻起来了。”

由于叶文芳一心向艺,心静多看、爱听善记,很快就掌握了木偶制作的全过程。如选木料,制木坯,定五官,挖坯空,细雕刻,精打磨及颜料化妆,配装发饰等一整套技艺。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青年时期的叶文芳在父亲的带领下,经常跑到安铺、合浦、北海等城镇的戏班承接雕刻木偶业务。由于当时木偶戏极为兴盛,雕刻木偶的业务也就显得繁忙起来。叶文芳勤于思索,在父亲传授的技艺基础上敢于创新,这一期间,也促使他艺术日臻成熟。一块原木摆在面前,木偶人物的五官结构如何布局,肌肉凹凸如何变化,尺寸长短的比例怎样安排,叶文芳都一一胸有成竹,启用刻刀后能一气呵成刻完,一天之内就能刻制出一个颇具性格的木偶头像来,熟练的雕刻技艺,行家少见。叶文芳的雕刻刀法继承了父亲的叶氏风格,继而使之日臻完善,未经打磨的木偶可以看见留下的刀迹,一刀紧接一刀,刀刀连贯;他的幼功细刻刀法很受行家夸赞和欣赏,特别是在木偶脸部较大面积的“平去刀”、“回龙刀”,眼、鼻、嘴、耳小部位的“转角刀”,表现皱纹的“条纹刀”……,刀法统一,利落自如。此外,他的勒刀稳当,运力均、刻削准、启刀快,也独具一格。

在兼取父亲所长的基础上,叶文芳的创新之处在于,他能按照人物的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性格去思考,塑造“生、旦、净、末、丑”五大类角色时,力求把人物内在感情与外貌特征巧妙地融为一体,再精工细琢,使木偶形象更为传神逼真,情貌于容。值得一提的是,叶文芳雕刻的“公脚、婆脚”(老头子、老太婆),脸上筋脉浮涨,颧骨分明,眉骨明显,太阳穴稍凹,额头和脖颈上的皮肤还隐现松弛的皱纹;脸部则设计成脱落牙齿后出现的凹陷,眉毛松长,眼略成半月形,颧骨和嘴形的神态带着含蓄的微笑,两个神采奕奕的白发老人形象尽收眼底。之所以能雕刻出如此活灵活现的老人木偶形象,这源于叶文芳长期生活在农村,经过观察、研究和分析各种类型的老年人,并且综合了忠厚、正直、乐观等人物特征,再经过艺术的集中提炼,把他们塑造出来。

在制作“生、旦”角色方面,叶文芳汲取了古代手绘画像和戏曲人物的精华部分,同时还关照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性格,雕刻出来的木偶造型更凸出、更具特色。具体而言,武生的头型略呈国字,宽额方颜,眼稍圆大,眼尾上翘,双眉头中央呈凹形;此外,眉骨浮露,鼻梁微直,嘴形似小弯弓状,威武健壮的英雄好汉形象跃然而出。小生的头型则稍长,眼睛细长,眉毛略弯匀称,杏仁嘴形,悬胆形鼻,一个相貌清秀的书生形象就出现了。花旦的脸型取鹅蛋形或瓜子形,秀长凤眼蛾眉,小而收敛的红菱嘴或樱桃嘴,容颜秀丽的大家闺秀形象惹人爱怜。

“太公叶文芳雕刻的木偶驰名粤西城乡,这一带很多木偶艺人都慕名前来订制。当年都是以谷换偶,别人做的偶三斗谷一个,而我们家的则要十斗谷。通常一人戏班至少有三十多个木偶,其中有六七个重要角色都是来跟我们家买”,叶寿春不无自豪地说着。1921年,著名木偶表演艺人郑寿山在香港演出,由于木偶造型小而不美,观众看戏就越来越少了。后来打听到叶氏木偶雕刻精美,便专程返回粤西,到安铺镇向叶文芳购买了一批新的木偶,随即又去香港公演,精华秀丽的木偶形象获得越来越多的观众喝彩,越演越旺。

“在家里我排行老大,从小就跟太公睡在一起,看他雕木偶。我记得当时屋里摆着一张床,白天太公就在上面雕刻,晚上就把木偶当枕头睡觉”,叶寿春老先生笑着回忆道,“太公很喜欢钻研,他父亲雕刻的木偶活动机关很少,即使一些关节能活动,也很简单。太公就想着能制作出更多的活动关节来,比如净角白花脸是奸相,他就增设了动眼、动鼻、动嘴关节,改进后只需要用指头按上按下,就能灵巧活动。再比如青脸绿花脸表示凶狠,太公就给他们装配了活溜溜的大圆眼,还有两只大獠牙,按动机关,一下子露出来一下子又藏起来,很有趣。另外,他还让末角的“白鼻仔”活颈伸缩,活舌伸收;还有流鼻涕和吐血的机关……”

叶文芳的创新并不止步于此,他觉得生、旦角色一旦动嘴、动鼻,活动关节就会出现裂缝,势必损坏人物容颜的美感,也不太适合此类角色的性格,因而着力于改造木偶的眼睛。“太公父亲雕刻的生、旦角色眼睛有的只是上下开合,不能左右转动;有的能左右转动,但闭不了眼睛。这些单一的活动装置,还表现不出丰富复杂的情感。”后来,叶文芳从磨盘辗米的运转中找到了窍门,用小木块制成了以轴心固定的半圆形作眼皮,贴在轴心的另一半圆形作眼珠,然后将两个半圆形用铁丝合串起来,好像一个球形装进眼窝位置,便产生了“双眼皮眼睛”的效果,操纵起来能开能合,又能左右转动,大大丰富了眼睛所呈现的喜、怒、哀、乐的思想情感。改进后的眼睛活动关节并非简单粗糙的组合,而是结构精致、严密无缝,木偶只要闭上眼睛,就是用水泼,也很难渗入到眼睛机关的里面,就是长期使用,木偶眼睛也能保持灵活转动。

“太公脾性很好,我天天围着他,他就耐心地教我雕刻木偶的方法”,叶寿春老先生说自己学习雕刻木偶完全是因为家庭熏陶。中日战争爆发后,叶家这种半农半艺的田园诗般的平静生活被硬生生打断了,“日本鬼子进到村子里,挨家挨户搜刮,临走还把米缸给砸烂了,闹得人心惶惶,木偶完全停下来不做了,所有的艺人都搁斧停刀,种田务农。”

 

解放后,木偶艺术才又焕发新生,1955年粤西专区成立了粤西杖头木偶队,叶文芳应邀参加。两年后,也就是1957年,该木偶队向省木偶剧团输送了木偶雕刻家叶文芳,木偶表演艺术家郑寿山等一批艺术骨干。跟随叶文芳来到广州的还有他的长孙叶寿春,“来到广州后,太公经常说‘新团新人演新戏,我老人要学新人,雕刻新公仔’,他雕了很多过去从未有过的木偶,革新了不少活动关节,把过去头部带肩的梗颈木偶,去掉固定的双肩,改为配制竹扎身躯的活颈木偶;把原来由内竹操纵的双手,改为外竹操纵。”

195710月,柬埔寨文化艺术代表团来穗进行艺术交流时,叶文芳制作了两个装配了灵巧眼睛的木偶,由当时的朱光市长分别赠送给帕花?黛维公主和夏卡朋王子,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和称赞。此外,叶文芳雕刻的木偶除了赠送国外友人进行广泛的艺术交流之外,也曾提供给国内10多个省、市木偶剧团作参考或演出之用。1958年毛泽东主席观看湖南省木偶剧团演出,他们演出的木偶形象就是叶文芳亲手雕琢的艺术珍品。

进入广东木偶剧团后,叶寿春的学习也变得系统起来,他一边跟团里的几个师傅学习新鲜的东西,一边自己琢磨着增加、改进关节。“解放后增加了不少新戏,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团里排演《红灯记》,剧中有两个人物,日本人鸠山和地下党员李玉和,他们俩都有打电话的情节,我就寻思怎么让手拿起电话、打电话呢?我就慢慢地试验,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改进了手关节,更灵活了,完成了这个任务。”

“由于广州天气太湿热,太公不习惯这样的气候,在广州待了两年后,就回老家去了”,叶寿春老先生说,“但是他仍然闲不住,每天都手不离刀,雕个不停。”叶文芳待在老家的年月里,每年都会寄上五六十个精心制作的木偶头像到省木偶剧团来,如果按平常熟练工每个木偶头像需要5天完成的话,50个木偶头就需要250天,60个需要300天的时间。如此来看,与其说他休息养病,不如说他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工作。

1961年,省木偶剧团派出专人跟叶文芳学艺,其中一个学生陈志强先生曾撰文回忆道,“他常常教育艺徒说:‘学艺要专心,专心要勤雕,勤雕才熟练’。看到艺徒配装木偶眼睛不严紧时,他就回顾一段往事说:‘过去我初学开木偶双眼,由于不严线,戏班的木偶被雨淋了,水渗进眼珠机关,过了几天眼睛就活动不了,木偶被退回来了。后来努力做了改进,才免除退货之事。所以木偶眼睛开合的秘诀要学会,严如缝线要做好。’”

由于叶文芳精湛的技艺和突出的贡献,1963年,在他从艺50周年纪念活动上,被誉为广东著名木偶雕刻艺术家。 “叶文芳先生非常和蔼可亲,我小时候是在老家度过的,跟他学习雕刻木偶”,叶世有接着回忆道,“跟父亲一样,我也是家中长子,我还有一个弟弟,他不做木偶。”1974年,17岁的叶世有来到广州,子承父业进入广东木偶剧团,专门学习制作木偶。“随着时代进步,木偶制作工艺也在不断更新,首先是材料,原来是用木头,现在材料多样化起来,比如说报纸和橡胶或者塑料等。人物造型也不断推陈出新,融进新元素,更富时代特征。” 做了20年木偶后,1994年叶世有转去做行政工作,一有空还是会跑到木偶制作部来“过过瘾”。

“做木偶的木头是白汁木,这种树属于稀缺树种,很难找到。它是野生的,人工移植肯定会死,在粤西地区的山里有。现在我们制作手、关节等还会用到,要自己跑去粤西找,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一棵。叶世有谈起一桩奇事“叶文芳先生的父亲叶绍青因病去世,人们安葬在家乡的山岗上。让人惊奇的是,我太公父亲的坟墓前头,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一棵白汁木,周边附近都没有。这棵树长到有手臂粗的时候,被人家偷砍了去,没想到没多久又长出来了。看来,老人家在地下还是要做木偶。”

谈到祖上奇事时,叶世有心情舒朗起来,但一提到木偶的现状,他又略显沉重。随着科技发展,我们生活的时代,工业文明带来种种便利,却大范围地冲撞着传统手工技艺,这些传统手工艺逐步趋于小众,甚至于躲在角落里消亡,目前状况是,广州仅有的几个木偶制作师还在苦苦支撑这一局面,但在年轻一辈中还有不少有志于从事木偶制作的有心人,这几年木偶剧团从各大院校中招收了一些青年学徒,把岭南木偶的制作技艺传授给他们,其中还不乏有本科生。时至今日叶世有仍在为木偶事业做着努力,2010年广东木偶成功申请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近他又在忙碌着木偶博物馆的事了。

下午的时光悠然而过,我还在心里细细品味着叶氏祖上的传奇人生,叶世有接着说上文提到的新编大型神话木偶剧《哪吒》,刚刚荣获首届中国南充国际木偶艺术周最高奖项——最佳剧目奖,并且受邀于914日走进广州最高的艺术殿堂广州大剧院进行专场演出。

这样的成果值得称道,无论时代怎样发展变迁,民族性的传统文化都不应该被遗忘、被消失,老一辈艺人精于技艺、奋勉创新的精神应该被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好好地记取,传承、发扬。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户中心  ┆   合作伙伴  ┆   友情连接  ┆   LWMS2011-PC
  • CopyRights(C)2009-2013 中国木偶皮影网 
    备案序号:蜀ICP备08110499号  网站技术支持:成都帆倍科技有限公司
  • 找玩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