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木偶皮影网首页 - 中国木偶 - 专题报道
信息提示:发布时间:2015-5-5  被阅览数:637次  来源:pymo
偶戏人生不了情
      

——记提线木偶老艺人焦良济

          焦毅梅

 

焦良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江苏木偶艺术界是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他出生在一个提线木偶艺术世家,五岁学艺,十五岁就担任了江苏省常州市木偶剧团主演。参演木偶剧目众多,并先后担任剧团艺术委员会主任兼编导工作,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木偶艺术家。“文革”期间剧团解散,他和其他演职人员转行当上了工人,直到退休。但他恋恋不忘自已热爱的提线木偶,不顾年老和疾病缠身,克服种种困难,坚持自费和夫人一起恢复木偶演出。“复活”的木偶戏,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又得到有关文化部门的关注,成为淮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提线木偶戏传承人。笔者有幸如约在一个阳光和煦的秋天早晨,对这位年逾七旬的老人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

进入焦良济老人的一个不大的房间内,只见房内墙上排列着几个提线木偶,其中有孙悟空、猪八戒、唐僧、沙和尚。一个身穿官服,头戴官帽和髯口(胡子)的木偶特别引入注目,焦老说他叫萧何,是汉朝刘邦时代的宰相,乃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中主角。见笔者好奇,便拿起这个叫萧何的木偶,边演边唱起来。倏忽,顿时房内响起京腔京韵:“催马加鞭迷了道,我不免上前,问一问樵……”老人手中装有20多根线的木偶,挥马扬鞭、载歌载舞、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令笔者十分称奇。

焦良济老人,虽年事已高,但精神不错,谈起他的偶戏人生,侃侃而谈、滔滔不绝,他说:  “童年总是幸福的,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在父母的呵护下,你总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着、成长着。”焦良济出生在一个提线木偶戏的家庭里,父亲焦鸿贵,江苏兴化县戴窑焦家庄人,母亲唐莲娣,南通海安县曲塘白米镇人。那时焦家的木偶戏班叫“鸿福堂”提线木偶小京班,传到焦鸿贵辈已是焦家班第三代传人了。鸿福堂木偶班靠一条木船走遍五湖四海,浪迹天涯,以戏糊口。焦良济有三个姐姐、一个妹妹,他行四。儿时没有玩具,他在四五岁时看到的都是提线木偶,无聊时便学着做木偶,用硬纸板卷成一个长形圆筒作木偶身子,裹上布,接上两个布条作手和腿,用橡皮做头,用两根钉子作脚,用缝衣线连到上边的小木块上,这样一个提线木偶就算做成了。嘴里念着锣鼓点子,提上自制的小木偶,学着大人的样子,摆弄起来,自己玩的很有趣。后来,焦家提偶班和族亲焦氏宝字辈的焦宝来合作演出约有一年多。这期间他看了许多京剧剧目,如连台本戏《包公》、《临江驿》、《九更天》、《北汉王》、《莫成替死》、《走麦城》、《斩经堂》、《追韩信》等。童年记忆力强,剧目里的台词,他几乎全能背得出来。一个人在船舱里一边念着锣鼓经,一边背着台词,很是投入。一位叔叔看他痴迷着戏文,为他锯了一个粗大的竹根子,刨平似板鼓状,他开心之极,用两根筷子当鼓签子,整天的敲打板鼓,念锣鼓经背戏文……。家庭的影响,加深了他对京剧的喜爱,培养了他一生钟爱提线木偶的情结,也为后来当常州市提线木偶京剧团艺委会主任兼导演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全国解放时焦良济十岁了,那时随剧团到达了苏州,其父焦鸿贵到苏州市军管会申请鸿福木偶戏戏班在苏州演出事宜,恰巧碰到军管会文卫处主任吴石坚同志。焦鸿贵和吴石坚解放前在苏北老区就认识,算是旧友相逢,批准演出很顺利,并相约参加庆祝苏州解放一周年游园演出。当年在苏州人民公园举办的游园活动剧种繁多,有越剧、锡剧、滑稽戏、评弹、评话、杂技,还有部队的文工团及京剧团等,焦家的提线木偶表演深得游园群众欢迎。当时,吴石坚处长还曾建议让少年焦良济到京剧团去当学员,怎奈父母不舍,只好作罢。

又过了两年,焦良济还给北京戏校校长郝寿臣先生写过一封信想去上戏校,郝老回了信说,年龄超过了,若主管局能证明是艺人的子女可再考虑。后来常州市文化局一位同志跟良济说:定下心来,搞木偶戏吧,前途一样光明的。这才让焦良济下定决心,沿着提线木偶艺术道路向前迈进。

儿时的印像,父母的坚持,领导的启发教育,使焦良济决心走上搞提线木偶戏这条路。这时,焦鸿贵的远房婶子张桂芬夫妻到木偶团来工作,张桂芬是唱老生的,就当了焦良济的老师,起初学的是《贺后骂殿》、《别窑》、《武家坡》等。后来周克明先生到剧团任琴师,教过焦良济净行戏“大探二”即《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焦良济嗓子变声后,周老师建议他改学麒派。当时常州市戚墅堰机厂“票房”是个很棒的票房,教学质量高,人才济济,那里的“坐票”教师是梅兰芳大师的琴师之一,常州市木偶剧团的配唱梅派青衣孙福金就出自该票房。有了好老师,学戏不成问题,但焦家是木偶剧团,得下功夫好好练练木偶的表演技巧。焦良济注意观察他父亲的表演,比如《追韩信》里韩信留言的一段,萧何先是两个“望场”接着两手背后,看留言,动作由慢到快,把萧何的急切、惆怅、无奈的心情充分的表现了出来。又如《黄鹤楼》中的张飞“闯帐”那场戏,要把张飞的鲁莽、冲动、但又佩服诸葛亮的戏通过几个夸张动作,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

焦良济二姐焦桂英木偶操纵上主要是青衣表演,如《宇宙锋》的赵丽蓉,她反复钻研,京剧团凡演出《宇宙锋》焦桂英必定到现场看戏,把能模仿的动作总要移到木偶的身上表现出来。在1955年全国木偶皮影戏第一届观摩演出中,焦桂英参演的《宇宙锋》,得到了专家和同行的肯定,这都给焦良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过去家庭戏班子,没有什么教学程式,靠口传心授、耳濡目染,既然认定了木偶戏,就不能三心二意,叫做认准目标、咬定青山不放松,少年不努力,老来徒伤悲。旧唱戏艺人大都没有文化,焦良济是幸运的,少年时跟戏班子里当职工的一位私塾先生,上了不到一年的私塾,文化底子薄,只好自己下苦功学文化,学知识,逐步提高自己,硬着头皮写剧本。19585月份,在河南省洛阳市新区剧场演出,焦良济正在写他的第一个剧本《哪吒闹海》,因为向常州市文化局交剧本的期限很紧,本来那两天剧场用车送木偶团去龙门石窟参观,焦良济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游览机会,坚持在宿舍里完成了剧本最后的一部分写作。

焦良济十五岁时正是家班的主演,那时年青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信念就是既要干就要干好,只要有学习的机会,就一定去学,不管是“政治的”、“业务的”、“文化的”都学,那都是些短期培训性质,使焦良济从中悟出了许多道理,也得到了启发。任何事都先得动起来,要敢于异想天开,才敢去做开始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为了丰富提偶表现手段,他试着搞“木偶兵器出手”的绝活。提偶的特点,一切靠线!初搞武戏“锤出手”,首先是要把锤柄做空,五十年代没有塑料管,他请白铁匠焊了一根实用的空心管,装入锤的中心,剩下的就是线路的装制和操控。在木偶的手、脚、膝、甚至头的顶部都装线,只要着重拉紧其中某个部位的线,抛出的铜锤便会落在哪个部位。当武戏开打后,锤接锤成功了,每个调度都准确无误的完成了,大大的增强了他继续改革的信心。1953年,焦良济向泉州木偶剧团学习移植了童话剧《拨罗卜》,解放《一江山岛》,剧中老农和美国大使的戏,焦良济设计了抽旱烟袋和烟斗的表演,用手电筒灯珠闪光配点烟效果,但如何让木偶口中喷出烟来这个难题却伤透脑筋。当时常州文艺团体和医院是一个系统——文卫系统,他灵机一动,向医院要了两根乳胶输液管解决了喷烟的难题。后来排演连台本戏《封神榜》时亦用了此法解决了哼哈二将喷烟火的表演,舞台效果都十分强烈。此外他还搞了如摘帽脱袍、执鞭上马的表演特技。在戏曲舞台上,摘帽脱袍、执鞭上马等动作乃十分平常之举,但要木偶、特别提线木偶来表演却是难以想象的事,而常州市提线木偶团却做到了。在《秦香莲》“闯宫”一场戏中,陈世美去开封府命内侍带马,原木偶是呆手,都是走到上场门,由幕后检场的为陈世美装好马鞭,后来焦良济把它改成关节手(活手),由太监拿着马鞭上场,陈世美接鞭上马,动作非常利索, 博得了台下观众掌声、叫好声一片。当演到包公怒铡陈世美时,焦良济的表演可以当场摘去头上乌纱帽,再脱去身上的蟒袍,这时可谓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把戏推向了高潮。这在当时的提线木偶剧团,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特技。当时木偶界有好多的技巧表演常州团都有。泉州提线木偶戏表演艺术大师黄奕缺先生,曾提到孙悟空耍金箍棒是向常州木偶剧团学的。常州木偶剧团曾表演过孙悟空金箍棒接刀、舞刀的特技,再有木偶戏中舞女献舞“耍盘子”的特技,是当时团内鼓师石玉楼设计制作的,效果很好。焦良济后来又把舞女木偶的腰做成两截,耍盘子的同时舞女还可以再做下腰的动作,效果更佳。

当时常州文化系统有这样的规定,每年夏天所有剧团都必须回到常州集中学习。那时剧团排演新戏十分困难,时任常州市文化局的陈方树局长了解到剧团一是大牌导演请不来,二是当时也出不了那份工资,一般都是剧团内有些文化、从艺时间长的长者担当,而这些焦良济自感不合格,满打满算他只念了不到一年的私塾,又是一个青年演员,“矮子里选将军”焦良济进了艺委会当了主任兼导演,自认为实难胜任,但领导委任他又不好推辞,硬着头皮干中学、学中干。自1953年木偶团从露天大蓬转入剧场起,焦良济就改变了过去清晨只由琴师带着青年演员吊嗓子的传统,又要练操纵木偶的基本技巧,还要把头一天晚场演出中不足的地方,第二天早晨练功时来解决,以不断完善和提高演出质量。

在新剧创作上焦良济尽量选用儿童题材,如《哪吒闹海》、《劈山救母》等。任何一个戏剧团体,都把创新剧目当作重要的工作来抓。那时常州市文化局有规定,木偶剧团由常州市京剧团帮扶,所以剧本可以向京剧团索取,京剧团有两套剧本都是上海京剧院的连台本戏,一是《七侠五义》,另一是《封神榜》。《七侠五义》是武侠戏,全靠武术套路戏取胜,不适宜木偶戏排演。所以焦良济坚持排演了《封神榜》,一是神话剧适合木偶戏发挥优势,营造神话剧氛围。从女娲庙降香到黄飞虎反五关,一年演了七本戏。观众的反应很不错。后来中央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政策,在此形势下,常州市木偶剧团焦良济等一行七人充实到淮阴清江市木偶剧团去工作了。老话说“搭班如投胎”,到了新单位,感觉一切都变了,特别是人的心态不一样,但只能这么混着。可他是个生来就闲不住的人,清江团原本剧目偏少,他便建议把常州市木偶剧团的剧目移植过来,这样丰富剧团演出剧目,争取演出市场。1962年清江木偶剧团在上海大世界演出时,适逢上海京剧院在天蟾舞台演出《齐天大圣》一剧,直接要剧本是不可能的,怎么办?“偷”!清江木偶剧团艺委会的刘德义、刘德仁和焦良济三个人连看数天演出,回来后先把剧本整理出来,接着投入排练。数日后木偶团亦挂牌换戏,上演《齐天大圣》,赢得了广大观众的欢迎。在该剧演出的第二天,大世界木偶剧场内除了正常的观众外,另外每天要多出二十几位“写生”的人!原来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在拍摄美术片“孙悟空大闹天宫”故派人到木偶剧场内“写生”。把木偶戏的人物造型等作为参考资料。

离开上海后不久,上级部门已逐步要求演现代戏。为适应新形势,从戏剧报上找剧本排练了《三月三》,还有《红云岗》即后来叫“红嫂”的现代戏。焦良济还根据报纸上一篇批判小农思想的报道创作了现代戏“买猪记”,又向安徽省京剧团学习移植了《审椅子》,还从新华报上摘抄现代小戏《三丑会》等,根据中篇小说改编了现代反特木偶剧,《夜闯珊瑚潭》,公演后深得观众肯定,并被当时南京市木偶剧团搬演。又有从常州市京剧团学习移植大戏《奇袭白虎团》,木偶剧团全体人员夜以继日地完成了《奇袭白虎团》的排练,在沭阳县人民剧场仅演出了一场便被清江市委宣传部紧急调回,宣布剧团撤销,其理由是用泥塑木雕的木偶来演工农兵,是对英雄形象污蔑和歪曲。在阶级斗争的年代,谁敢抵制?我们全团演职员工被迫转业进厂当了工人。清江市木偶剧团从此“寿终正寝”,几十年的木偶戏演艺生涯亦宣告结束。

上世纪八十年代,江苏省法院系统民事调解现场会在清江市召开,找到了清江市文化宫职工曲艺队为现场会搞一场晚会。晚会上除有舞球、过跳板、翻跟头、评话、快板书、相声等,焦良济借此机会和刘德仁、刘德义在晚会上搞了一个提线木偶小节目《狮子舞》,没有台词,只有动作,在表演的过程中焦良济运用木偶“翻跟头”出场,引出“狮子”踩大球、过翘板等一系列的动作表演,赢得了在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2008年焦良济先生七十岁生日宴会上,焦老对木偶情未了,他和爱人刘德英及刘德仁、刘德义等人重新拾起几只整理过的木偶,表演了《八戒探山》提线木偶小段,效果是出奇的好。后来焦老又获批淮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淮安电视台拍过电视纪录片,国家文化遗产日那天在市人民大会堂演过一次专场,还受“金秋岁月”邀请,在市第二医院会堂演出过一场。市文化博物馆开馆日也演出了一场,还受涟水县文广新局邀请去涟水演出了一场,效果都很好,令这位七十多岁对提线木偶情有独钟的老人心里得到不少安慰!

通过对焦老的深入采访,我们了解到焦老是责任感极强的人,只要是群众有需要,他都是义无反顾的去努力。比如为了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一周年晚会,他与淮安评话演员华禹谟先生创作并演出了对口评话《梅园劲松》,深受欢迎与好评。评话《梅园劲松》走进了淮安市所有大中小院校,演遍了所有工矿企业和商业中心及居委会。在一次为表彰消防战士自我牺牲、救护群众的英雄事迹报告会上,焦良济编排并演出了小品《探视》,在大会堂观看演出的所有消防官兵竟哭声一片,政委在总结时,对《探视》这个小品的评价是:演员演得真实,感人肺腑,动人心弦,是难得的好节目。市区只要有重大的活动,就少不了焦老的创作和演出。但在焦老心中,情有独钟的还是提线木偶戏!

焦家班是世代相传的鸿福堂提线木偶团。解放前,“鸿福堂”在上海以及江浙两省都有很高的声望,以演连台本戏而出名。解放后,常州提线木偶剧团在江浙一带是具有代表性的。在党的领导下曾逐步走向辉煌,却毁于文革,令人长叹!如今,焦良济先生同辈的人老的老了,故去的故去了。他难忘,他骄傲为提偶奋斗了一身。

多么希望提线木偶戏能出现当年的风彩!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户中心  ┆   合作伙伴  ┆   友情连接  ┆   LWMS2011-PC
  • CopyRights(C)2009-2013 中国木偶皮影网 
    备案序号:蜀ICP备08110499号  网站技术支持:成都帆倍科技有限公司
  • 找玩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