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木偶皮影网首页 - 中国木偶 - 专题报道
信息提示:发布时间:2015-5-13  被阅览数:838次  来源:pymo
以简喻繁 别有洞天
      

——观台湾人偶戏《剪纸人》有感

李延年

 

用“别开生面”这句话来形容由台湾无独有偶工作室剧团,近日在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上演出的人偶戏《剪纸人》是最恰当不过了。《剪纸人》讲述的是,在一个叫龙山的地方,生活着由冰龙守护着的淳朴人群,在这个贫瘠的小村庄经常发生自然灾难。这里的人,几乎都有失去亲人的痛苦,人们唯一的乐趣,便是听一个叫阿嬷的老人剪纸讲故事。老阿嬷的孙子阿呆有些迟钝,他最怕淋雨,有一天,有人终于发现了阿呆不能淋雨的秘密,原来阿呆是个剪纸人……故事本身,带有民间传说的色彩,没有设么新奇,然而这部戏的价值和可贵在于创作人员对该剧故事外延的隐喻和对舞台呈现上简约质朴的艺术手法。

《剪纸人》有诸多新颖之处,一曰理念新,主创人员在戏剧内容上,不追求什么矛盾冲突,什么异峰突起,什么高潮不断,那些东西在这里不仅显得奢侈而且是庸俗的。平铺直叙的手法,在这里让人感到那么亲近,那么让人乐于接受。形式与内容的相得益彰,搭配的丝丝入扣。创作者在该剧中摈弃了以往我们惯用的突出主题思想式、启发教育式、诠释介绍式、过分强调人物塑造等那些一成不变的模式。《剪纸人》没有执意要告诉观众什么,只是形象的给观众提供一个故事轮廓,它的内涵、它的文化外延、它的戏剧意义,甚至人物命运,留给观众自己去思索,去完成。这样观众脱离了以往的被动接受和灌注式的做法,由观众自己去完成剧中“没被告诉”的某些内容,这种创作理念是新颖的,观众会从中得到更多的乐趣和愉悦。给观众提供“再创作”空间的理念是尊重观众之举。

二曰舞美新,舞台美术的“简约”和纯净,在《剪纸人》的舞美中得到充分体现,在舞台上几乎没有一样具象的场景和装置,甚至一块石、一棵树、一枝花都没有。唯有在表演后区设置上、下两片白幕,用于剪纸投影或人物剪影。这么“干净”的舞台,我们一点也没感到“单薄”,其实在观众头脑里剧中那山、那水、那村庄、古屋应有尽有,一样也不少,这种“少即是多”、“无便是有”的哲学理念,被充分发挥利用。那种热衷于真山、真水、真车、真马上台,在舞台上搭台,大制作、大投入、“高大上”的“大手笔”和为其吹喇叭,抬轿子的“帮闲”者们,真应去看看此剧。实际上,能在舞台上做到“以简代繁”,能大量的“留白”是需要功力的,艺术上也是睿智者的表现。

三曰构成新,《剪纸人》不仅把剪纸手法用于舞台戏剧并充当主要“角色”,且把杖头木偶、光影、人偶多种艺术元素有机的融于一体,收到很好的艺术效果。人和偶、偶和偶之间的交流使角色恣意的遊走于神话境界和戏剧营造的“现实”世界。舞台上类似电影镜头的光影运用,时而把观众带入虚幻境地,时而变化时空,让观众在真实与飘渺之间交错穿行。

人偶剧《剪纸人》的不足之处也是较明显的,第一点,作为人偶剧,偶的比列成分太少,偶人几乎没有呈现出表演技巧,只是作为一种道具符号挂在演员胸前。第二点,剧情简单,失去了对观众应有的吸引力。剧中的多处情节,不是依人物化的表演来推动戏剧的进展,而是用过多的语言讲述表达剧情,淡化了应有的戏剧魅力。第三,龙的几次出现和龙舞不够精彩。如果减少或删去舞龙表演,用光影手段丰富剧情,艺术效果有可能会更好些。

《剪纸人》带给我们诸多启迪,创作者以崭新理念,运用“以简喻繁”,“少既是多”的戏剧哲理,使传统题材与现代艺术呈现融为一体,从而收到令人敬佩的戏剧效果,这种创新和探索努力,值得称赞。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客户中心  ┆   合作伙伴  ┆   友情连接  ┆   LWMS2011-PC
  • CopyRights(C)2009-2013 中国木偶皮影网 
    备案序号:蜀ICP备08110499号  网站技术支持:成都帆倍科技有限公司
  • 找玩儿网